您所在的位置: 中共淮安市委组织部 组工文荟
【人民日报】“强富美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的江苏标识
发布时间:2020-08-21   作者:   来源:人民日报   【关闭窗口

  2020年8月20日《人民日报》刊载了我市相关做法,现将全文刊载如下,以供参考。

  小桥流水处,尽是小康家。

  20年了,周敬敬早已从一位苏北姑娘变成了江南媳妇,在苏州开弦弓村落地生根。丈夫在本地纺织企业做技术工人,公公零星做些工程项目,两人每年二三十万元的总收入,足够维持一家殷实的生活。

  镜头转向淮安。60来岁的陈家驹从做了18年生意的常州归来,回到苏北老家做起了种植大户。186亩稻田里满眼绿意,虾稻共生,有白鹭时起时落。他已为自己的有机稻注册下“勺湖牌”商标,只待今秋销路打开就能有可观的收成。

  今时的江苏,不论苏北还是江南,城市抑或乡村,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没有悬念。

  在江苏省社科院副院长章寿荣看来,江苏提出的“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主要体现在高水平、高质量、高标准三方面,“强富美高”成了江苏当下及未来一个尤为鲜明的发展标识。

  富,苏南苏北并蒂开

  江苏的经济之富之强由来已久。

  小清河穿村而过,一座座农家别墅沿河林立,费孝通先生笔下的开弦弓村历经岁月洗礼,发展持续平稳,去年村集体收入318万元,户均拥有1.2辆私家车。这样的乡村,在苏南地区比比皆是。

  放眼江苏。作为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指标,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这在江苏已提前实现。据了解,2019年,江苏省实现生产总值99631.5亿元,全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1400元,双双较2010年翻一番还多,总量位于全国第二位。

  江苏长期走在国家发展的前列,而南北发展不平衡也曾是江苏发展之痛。“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关键看苏北。”省委书记娄勤俭表示,经过多年努力,现在的苏北大地正展现出全面小康的美好形态。

  在努力建设苏北重要中心城市的淮安,经济薄弱村和低收入农户的增收工作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发力点。“十三五”期间,按照全省统一部署,经济薄弱村经营性收入要达到18万元以上,低收入人口脱贫标准线为年人均纯收入6000元。淮安区钦工镇宋集村党总支书记谷洲,谈起这两项指标已然颇为自信。

  “今年秋天,我们这儿就全是果子了。”谷洲说的是,村里2018年成立金玉土地股份合作社后,陆续种下300多亩碧根果、100亩苹果和100亩冬桃,到今年已全部实现挂果。这个省定经济薄弱村走上果林经济路,与江苏省林业局的挂钩帮扶分不开。

  谷洲告诉记者,困难的日子总是不堪回首,他们全村3200多人,建档立卡低收入农户就有166户、511人,村庄空心化突出,集体经济一穷二白。他没想到,选对了路子,脱贫摘帽竟也水到渠成。

  树上等着结果子,树下也有经济学。去年春天,宋集村在果树林里套种苞菜300亩,3个月为村集体增收6万多元;下半年改种大头菜和萝卜,又为集体增收15万元。此外,还在林下散养鸡鸭鹅等,今年的2万多只家禽已陆续出栏。

  2年多的时间,金玉土地股份合作社入股土地累计达到1600亩,245户入社农民中建档立卡低收入户即达102户。社员收益包含三块:土地入股保底收益900元/亩,年底算总账进行二次分红,在合作社务工平均每天工资80元。

  从树苗到长成,从试花到挂果。像果树一样,宋集村的集体经济从无到有,节节攀升:2018年集体经营性收入22万元,2019年增加到40万元,“碧根果一上市,村集体收入还得涨,我们有信心今年突破60万元。”与此相应,村民人均纯收入也从前年1.5万元增加到去年1.8万元,今年有望超过2万元,所有建档立卡低收入农户和人口也在去年全部脱了贫。

  宋集村往南50公里的施河镇,则把扶贫资金变资产,通过工业扶贫项目来带动发展致富。3年前,施河镇利用省级精准扶贫资金200万元,建设了2041.7平方米的标准化厂房,租给当地一家羽绒制品龙头企业使用。除了吸纳60多名村民实现家门口就业,每年16万元的厂房租金也全部用于帮助这里270户建档立卡低收入者增收脱贫。

  “月工资就有2000多元,赶上过去种地一年的收入了!”年过半百的刘年平踩着缝纫机,“嗒嗒嗒”的声音不绝于耳,织出了她的小康生活。

  不久前,江苏省三部门联合发文奏响了实施低收入村集体经济发展攻坚行动的冲锋号,确保省市县级财政专项补助资金对低收入村全覆盖,并推行销号管理制度,力争现有村级集体经营性收入低于18万元的562个低收入村年内基本消除。

  记者从江苏省政府扶贫办了解到,到2019年底,全省99.9%共254万农村建档立卡低收入人口年人均收入达到6000元,12个省级重点帮扶县区全部“摘帽”退出,脱贫致富奔小康目标任务基本完成。

  美,绿水青山绕城郭

  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态环境很关键。

  在小康社会的探索实践中,江苏闯在前,走在前,也走过弯路。曾经,2007年太湖蓝藻事件就给江苏上过惨痛一课,付出环境代价的发展模式和苏南小康社会建设的成果一并受到质疑。时任江苏省委主要负责同志直言不讳,“无论经济怎样繁荣发达,如果不能让老百姓饮用干净的水,人民群众就不会认可我们的全面小康模式,江苏全面小康的成果就会被颠覆。”

  改变,也从当年开始。伴随雷厉风行的铁腕治污行动,沿湖各地投巨资修复生态创伤。太湖水质连年向好,到2013年初环太湖的苏锡常三市全部获授“国家生态市”称号,江苏再唱太湖美。“如果不是太湖治理带来改变,我可能连媳妇都娶不上。”太湖边渔村里长大的准“80后”沈伟谈及近些年的变化深有感触,“以前太湖是人人诟病的环境污点,现在是人人艳羡的生态王牌。”

  “我们要建设天蓝、地绿、水清的美丽中国,让老百姓在宜居的环境中享受生活,切实感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生态效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让子孙后代既能享有丰富的物质财富,又能遥望星空、看见青山、闻到花香。

  在“两山”理论指引下,沈伟所在的无锡市新吴区新安街道生态喜事接二连三:2016年,大溪港成功升级省级湿地公园;2017年,连片荒地整治后撒下花籽,成就了游客争睹的网红花海;2019年,34万平米的慧海湾生态公园开园迎客。谈及今昔生活对比,沈伟连说了一串“不可思议”:以前打鱼碰运气,养鱼靠天收,现在适龄人群都有固定工作,收入稳定可靠,不可思议;以前一家人一间房,一下大雨就要救急,现在5口人两套房,还能出租收房租,不可思议;以前出门靠走路,现在出门就开车,条条都是硬化路,不可思议;以前活动没场地,现在楼下就有湿地公园,散步都像在旅游,不可思议;以前一到晚上黑灯瞎火,买东西请客要进城,现在十分钟就能走到商场,不可思议。

  在金陵水乡钱家渡,由环境美带来的发展红利也在不断释放。事实上,从2009年南京市江宁区试点打造美丽乡村的“五朵金花”算起,先后走过四个发展阶段,“五朵金花”蔓延开来“金花朵朵”。钱家渡,这座静卧在秦淮河、溧水河、句容河三河交界处的村庄,通过挖掘水乡资源优势,从生态、形态到业态进行系统打造,实现了由表及里的完美蜕变。

  “桥畔一庭,渡边一院,一泓碧水穿百亩良田,乡间小路连十里人家。” 如今,风景怡人的钱家渡,让经营家庭农场的杨长根开始盘算启动新的农旅融合项目,也让在外奔波半生的陈叶琴返乡开起了饭店,“水乡环境这么好,等老公退休了,他也准备跟我回来。”当年一门心思走出去的农家女,如今计划带着武汉女婿回娘家,特色田园乡村建设不仅让她也参与其中,更化解了她多年来的一腔乡愁。

  江宁区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李海介绍说,2017年入选江苏省首批特色田园乡村的钱家渡,只是他们区1000多个美丽乡村示范点之一。该区有条8.5公里长的网红公路,两侧茂林修竹,依山傍水,更因一段盘山路38道弯得名“小川藏线”。为了修好这条路,当地关闭了附近的矿山,沿路打造山区逶迤“风景线”。路的两端也一头连着“金陵古风第一村”佘村,一头连着美丽现代的汤山龙尚村,村村景致各不相同,却都吃上了生态旅游饭。

  如今,从苏北到苏南,从湖滨到沿江,处处演绎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画卷。

  高,文明竖起新地标

  5年多来,习近平总书记曾两次视察江苏——

  2014年12月时提出了建设“强富美高”新江苏的殷切期望,其中“高”即指社会文明程度高;2017年12月在徐州马庄村又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不能光看农民口袋里票子有多少,更要看农民精神风貌怎么样。

  老书记孟庆喜告诉记者,马庄村抓乡风文明起步早,习总书记的肯定更坚定了他们新时代的文化自信。

  1988年10月,江苏省第一支农民铜管乐团在马庄村成立,这是马庄重视乡风建设的发端,背景是村民靠着煤矿相关产业富了口袋之后“脑袋却瘪了”,耍牌赌博、打架斗殴、酗酒闹事、封建迷信等乱象繁生。时任村支书孟庆喜高度重视党建引领,他牵头在全乡各村中第一个制定了《党员干部群众守则》,第一条就要求群众能做到的事情党员干部必须带头做到,群众不愿做的事情党员干部要抢先干。

  “马庄村,不简单,党员个个不一般,人人都是一杆称,称出农民新期盼。”“新时代,新一年,马庄的喜事说不完,今天说说香包坊,红红火火真叫旺……”60岁的夏桂镁虽然只有小学文化,却是能说会道擅长“写词”。用她的话说,“咱可是村农民乐团的主创之一”。

  作为当地一张文化名片,这支农民铜管乐团一吹就是30多年,他们演农村事、说农家话、道农民情,把党的声音传递到乡村社区、田间地头,不仅吹遍了徐州市的大街小巷,还吹上了国际音乐节的舞台。现任村党委第一书记毛飞说,除了在乐团基础上办起新时代文明实践站,村里还建有图书馆、文化广场、文化礼堂、村史展览馆等公共文化设施,马庄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乡风文明新地标。

  “物质精神两手抓,文化也是生产力。”毛飞说,依托潘安湖旅游风景区,马庄村乡村旅游驶上了快车道。风景好吸引游客纷至,乡风好带来口碑效应,光马庄香包去年一年的收入就近千万元。

  地处苏中的海门叠石桥国际家纺产业园区大石村,近年也通过基层党组织引领,党员中心户、党员示范户带动,移风易俗取得好成效。移风易俗是和村居环境改善一起推进的,村道硬化,河道整治,推进改厕,建成占地5亩的生态公墓,“厚养美葬”的观念也逐渐深入人心。年过七旬的陈奶奶说,公墓建得像花园,让上了年纪的老人再无“后”顾之忧。

  党建引领筑基,实现基层治理现代化,在淮安市的恩来社区也体现得淋漓尽致。这里用“恩来精神”塑魂,用社区党总支书记邱跃中的话说,社区干部“以公仆之心对待人民,以担当之心对待事业,尽心尽力为社区群众服务”,最终让“问题小区”彻底变样,成为邻里互帮互助、人人向善向上、老少幸福感满满的示范性社区。

  在苏州开弦弓村,慕名而来的到访者绵绵不绝,没有增加这座村庄的喧闹,走在这里的石板路上可以感受到她的沉实与厚重。沿袭百年的妇女茶会,依然在吃茶聊天中增进邻里和谐;新建的村文化礼堂里,一度萧条的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昆曲木偶时不时地上演;传统乡贤文化被赋予了新的内涵,成为完善农村社会治理的新体系,乡贤们聚在一起为村里发展出谋划策,与当地政府合力做大“中国·江村”的未来。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江苏都是中国最富庶的地区之一,被誉为鱼米之乡、人间天堂。这片土地上,有着通江达海的雄浑,有着江南水乡的秀美,也有着传统与现代共同构建的底蕴与新风。在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际,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江苏必将在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康庄大道上谱写出新的优异篇章。